內容來自sina新聞cn

央行官員稱人民幣長期升值趨勢未改 中美利差仍將存在



周艾琳

人民幣在“8·11匯改”後逐步走穩,然而近日來,不少外資機構紛紛看貶人民幣長期走勢,甚至認為人民幣進入SDR(特別提款權)後會改變維穩的趨勢而進入貶值通道。

根據《央行[微博]觀察》,中國人民銀行[微博]調查統計司司長盛松成於11月26日撰文表示,“最近十年來,我國從未放任人民幣升值,多數時候人民幣是被低估的,短期人民幣即使有貶值壓力,貶值幅度也不會太大。”

在盛松成看來,中國匯率長期升值趨勢並沒有改變。“目前中國的利率遠高於美國,未來中美利差仍將存在。”在人民幣升值中長期趨勢並未改變的情況下,人民幣國際化前景廣闊。盛松成建議提高人民幣使用范圍,需要進一步擴大人民幣金融市場。

人民幣長期升值趨勢未改法院扣薪

美林美銀近期表示,在11月30日IMF[微博](國際貨幣基金組織[微博])宣佈人民幣進入SDR後的兩周內,人民幣會貶值進3%~4%,並預計人民幣兌美元截至2016年末將貶值至6.9。11月以來,央行連續十個交易日(11月3~16日)允許人民幣中間價走弱。該行預計,“較之前而言,穩步走弱的中間價預示著中國央行將允許人民幣匯率對美元的走勢更為敏感。”

美林美銀指出,在其於11月3日舉行的北京會議中,60%投資者認為中國央行的貨幣寬松政策已經滯後,56%的投資者認為人民幣截至2016年末將貶值5%。

人民幣兌美元即期周四(11月26日)早盤近乎持平,波幅在10個點以內,中間價為6.3791,再度走低至近3個月低位。有交易員稱,隔夜國際美元走強,加上在岸中間價走貶,離岸人民幣承壓下行,與在岸價差略有擴大;市場等待納入SDR消息,以及人民幣在貨幣籃中的占比,這些消息可能帶來小規模調整。

盛松成指出,“即使短期有貶值壓力,貶值幅度也不會太大。短期內,市場匯率可能會超調,但最終會向長期均衡值靠攏。均衡匯率不斷上升的趨勢並未改變。即使匯率短期低估,隨著時間的推移,匯率超調的問題也能在經濟增長中得到妥善解決。”

在他看來,前些年,中國經濟高速增長,經常項目大幅順差,利率也較高,因此局部均衡匯率水平較高,“而我國從未放任人民幣大幅升值。如果不是由於在外匯市場實行沖銷操作,前幾年人民幣升值幅度會比實際水平更大。因此即使短期有貶值壓力,貶值房貸台中北屯房貸車貸信貸彰化埔鹽車貸信貸幅度也不會太大。”

無獨有偶,針對外資行看空人民幣加入SDR後的走勢,興業證券首席宏觀分析師王涵於11月25日撰文表示,“從外資行態度來看,不能排除市場認為人民幣在成功加入SDR後利多已經出盡,因此可能會迎來貶值壓力上升的窗口期。但人民幣國際化還有很長的路要走,央行仍有必要穩定人民幣匯率來提升‘走出去’大戰略的投資收益,以及人民幣資產對於外資的吸引力。同時從對手方和籌碼角度來看,央行也有能力維持匯率的穩定。而從更長遠的角度來看,逐步放開人民幣波動區間,使得匯率市場向更為市場化的方向發展仍是大趨勢。”

短期來看,鑒於SDR總量較小,比例提升的程度也有限,因此,SDR更多影響信心層面,有助於提升人民幣資產吸引力,但對於人民幣廣泛使用貢獻或有限。而從長期角度來看,由於SDR一定程度上具有超主權貨幣的性質,因此,加入SDR將是人民幣國際化的重要一環。但從人民幣國際化角度來看,當前人民幣盡管在貿易結算中占比已經全球第三,但和美元、歐元比仍然較低。同時在跨境支付中,尚不入前五。因此人民幣國際化仍有較長的路要走,加入SDR隻是一個新開始,而並非結束。

中美利差仍將存在

值得註意的是,盛松成也釋放瞭一個極為重要的信號——目前中國的利率遠高於美國,未來中美利差仍將存在。而這也將是人民幣匯率長期升值趨勢未改的支撐。

截至今年10月底,中國5年期國債到期收益率是2.9%,比美國國債高瞭1.4個百分點。盡管中國一年以來持續降息,但“從發展趨勢看,中美都是大國,中美利率是互相影響的,中國的利率不會一直下降,美國的利率也不會一直上升,況且目前的國際環境也不支持美國利率一直上升”。

針對中美利差,國內不少經濟學傢也認為中國或許應該謹慎降息,維持一定利差,以防止國內資本持續外流。

交通銀行首席經濟學傢連平[微博]此前對《第一財經日報》表示:“現在中國的貨幣政策跟美國恰好相反。美國年內加息是大概率事件,中國的貨幣政策總基調是適度寬松,去年11月以來央行已經五次降準、六次降息,且降息可能不會就此打住。降息政策推出之後,其效應最主要的還不是在當下,而是在兩個季度以後。此外,年關也是關鍵時點,降息之後銀行的利率重新調整往往出現在年初,因此近期降息後,2016年初會作出大面積的調整,會帶來整個利率水平迅速下降。如此一來,中美利差會非常明顯。如果美國加息而中國再降息,利差就會降到一個百分點以內,這種情況可能推動中國資本流出。”

總體而言,盛松成認為,中國現在還能保持7%左右的經濟增速,2%左右的經常項目順差與GDP之比。今年前三個季度,經常項目和直接投資差額與GDP之比達到瞭3.9%,與2014年同期持平,比2013年同期高0.2個百分點。此外,中國儲蓄率高、外債少、宏觀經濟政策空間大。

需進一步擴大人民幣金融市場

在人民幣升值中長期趨勢並未改變的情況下,人民幣國際化前景廣闊。

盛松成建議應提高人民幣使用范圍,需要進一步擴大人民幣金融市場。“從國內看,長期以來我國金融改革以放松金融價格管制為重點,金融市場建設嚴重滯後,金融市場法律制度、投資者保護制度、透明的會計和披露標準、市場操縱行為的處罰規則等都急需建立和完善。這些制度的不完善是我國股市、債市大幅波動的制度性因素,也為人民幣國際化的進一步發展形成障礙,因此金融市場的進一步深化,金融制度的進一步完善是必要和緊迫之舉。”

此外,還要逐步引導發展離岸人民幣債券市場,提高境外投資者持有人民幣資產的積極性。“可先以人民幣回流作為人民幣跨境流通的重要一環,同時伴隨著人民幣離岸市場的發展與完善,實現人民幣境外自由循環,使人民幣成為國際主要貨幣之一。”

近期,為瞭拓展人民幣海外回流渠道,中國央行批準11傢境外機構進入銀行間債券市場。

新聞來源http://finance.sina.com.cn/china/jrxw/20151127/012923864658.shtml
創作者介紹

韋源網樂購物分享 的部落格

韋源網樂購物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