內容來自hexun新聞

光伏並購中的情報戰

如果說SMA借並購方式實施本土化策略無可厚非,在中國光伏產業的低谷期果斷殺入,伺機分享中國光優市場啟動的“盛宴”,體現瞭一傢跨國公司的戰略遠見的話,那麼,SMA借機收集中國同行的情報則讓很多中國企業很惱火。2013年年初,不止一傢中國逆變器公司的負責人向《中國經營報(博客,微博)》記者透露:“SMA在與兆伏愛索"談婚論嫁"的同時,還與自己的企業洽談過合作,並進行瞭前期的盡職調查,企業的樣機、技術資料、商業合同、財務數據都毫不設防地提供給瞭對方。”直到SMA和兆伏愛索發佈收購公告之時,這些企業才驚醒般意識到:“在SMA的競爭面前,自己已經完全變成瞭透明人。”蹊蹺的收購談判據知情人士透露,2012年9月至12月期間,SMA廣泛接觸瞭多傢國內主流逆變器公司,這些公司並不知道SMA正在與兆伏愛索“談婚論嫁”。在兆伏愛索的公司公告《SMA通過控股兆伏愛索進軍快速發展的中國光伏市場》中,SMA首席執行官Pierre-Pascal Urbon先生表示:“本土化生產經營是SMA的一貫宗旨。通過合資公司,SMA可以進一步瞭解中國客戶的需求,並為其生產定制的產品。兆伏愛索作為中國領先的光伏逆變器制造商,一直與能源領域的重要客戶保持良好關系。通過位於揚中的現代化生產基地,SMA將豐富針對中國市場的產品並提高產量。”然而,部分國內同行並不認同這一說法,他們認為,SMA在收購中國企業過程中存在多重動機,“SMA充分利用瞭中國企業缺乏國際並購經驗的特點,通過並購的前期談判和盡職調查,全面掌握瞭中國逆變器行業幾大公司的技術信息和商業秘密,為其日後對行業的全面控制打下瞭基礎。”據知情人士透露,2012年9月至12月期間,SMA廣泛接觸瞭冠亞電源、格瑞特新能源等多傢國內主流逆變器公司,這些公司並不知道SMA正在與兆伏愛索“談婚論嫁”,它們都有興趣與SMA洽談合作,冠亞電源的負責人甚至告訴記者:“我們根據SMA的要求提供瞭多種功率的樣機、技術資料、商業合同、財務數據等,而且SMA還派出大量人員做瞭現場調查。由於知無不言、言無不盡,缺乏國際並購經驗的國內公司在國際巨頭面前成為不設防的城市。”“一些樣機被送到SMA的德國總部,由於樣機中集成瞭公司的專利技術,甚至商業秘密,對樣機的研究還可以透析一國的技術標準,由此,SMA對國內各主流公司的技術發展情況瞭如指掌,加上披露的財務數據,SMA的競爭將無往不勝。”知情人士說。更讓這些企業氣憤的是,“就在SMA與兆伏愛索簽訂合資意向的同時,SMA還在跟我們談進一步的合作問題,並商議瞭2012年年底或2013年年初進一步詳細的盡職調查的時間,這簡直是欺騙。”一傢企業負責人表示。其中一傢企業的律師則告訴記者,“SMA於2012年12月20日公告瞭與兆伏愛索的收購,作為一傢在德國法蘭克福的上市公司,SMA操作這樣一樁跨國並購應該需要3~6個月時間,嚴謹的德國人聘請瞭德國CMS德和信律師事務所和德勤華永會計師事務所做瞭全面的盡職調查,買賣雙方進行瞭多輪談判,SMA簽約前還需取得董事會、監事會的批準。換句話說,SMA至少在2012年9月份已經和兆伏愛索有瞭明確的收購意向。”那麼,既然對兆伏愛索有瞭明確的收購意向,SMA接下來為何還要跟其他幾傢企業洽談合作呢?是真的希望再多收購幾傢嗎?在並購公告中,SMA的首席執行官Pierre-Pascal Urbon 先生表示:“在未來數年,中國將成為全球最大的光伏市場。由於中國市場的特殊性,我們未能全面進入該市場。此次收購在SMA的發展歷史上具有高度的戰略意義。我們有望成功打入一個快速增長的市場並進一步鞏固我們在全球市場的領先地位。”他還進一步強調本次收購所帶來的積極影響,“SMA可以更迅速地拓展本土采購計劃,有效控制全球采購成本。”這意味著,通過兆伏愛索一傢企業,SMA完全可以實現其全面進入中國這個特殊市場的目標。業內人士也告訴記者:“SMA收購中國企業的最重要的目的應該是掃清進入中國市場的障礙,從這個意義上來說,收購一傢企業已經足夠,而多收購一傢企業,就面臨更多的反壟斷風險。”從事跨境並購的北京中銀律師事務所張錚律師告訴記者:“在商業並購的實踐中,的確存在多方調查和比較的情況,因為收購者總是要尋求最佳性價比的收購目標。”不過,令當事企業氣憤的問題還在於,“SMA以高於對兆伏愛索2~3倍的價格跟我們洽談合作,吸引瞭我們的註意,並放松瞭警惕。”不成熟的中國企業經濟學傢金思宇表示:“在國際競爭面前,中國企業正越來越暴露出自己的弱項,即缺少真正的可行性分析的能力以及風險管控的能力。”值得註意的是,盡管很多企業成為瞭這起並購案背後的受害者,但他們並不敢光明正大地站出來指斥對手,因為不瞭解規則的他們,在接受合作洽談的時候,已經與競爭對手老到的律師們簽訂瞭保密協議。“這意味著,無論發生任何情況,我們都不能將之前的合作細節公佈於眾,否則我們將面臨賠償的風險。”一傢企業負責人如是表示,“這是一種有苦說不出的境遇。”“在我們看來,對方做的是一件合法但不合理的事情,他們有成熟的律師團隊,更瞭解商業運作的規則,在做之初就早已把風險排除在外,而這些,恰恰是中國企業所缺少的。不難想象,在全面掌握瞭中國逆變器行業幾大公司的技術信息和商業秘密後,SMA控股的兆伏愛索將很可能迅速崛起,打敗主要競爭對手,在中國逆變器行業形成壟斷。”不過,抱怨歸抱怨,擔心歸擔心,對中國企業來說,缺少更為長遠的戰略眼光,急於退出市場恰恰是其遭遇這一問題的軟肋以及根本性癥結。2012年11月6日高盛高華的報告《中國清潔能源:太陽能》中,對中國的太陽能市場前景作出樂觀估計的同時,也指出,“由於貿易摩擦與產能過剩,我們仍看淡太陽能行業的短期前景……”在這種情況下,SMA更看重瞭中國未來數年的市場前景,而急於退出的中國企業看到更多的則是短期市場窘況,所以才會在與世界巨頭合作的機會面前毫無保留地將企業的商業秘密、技術信息和盤托出。經濟學傢金思宇就表示:“在國際競爭面前,中國企業正越來越暴露出自己的弱項,即缺少真正的可行性分析的能力以及風險管控的能力。”而張錚律師則表示:“全球化競爭中的情報戰無所不在,中國企業要想躋身世界舞臺,掌握基本的情報戰技巧已經勢在必行。”

新聞來汽車貸款彰化鹿港汽車貸款房屋信貸是什麼意思缺錢急用哪裡汽車貸款平鎮信貸房貸源http://news.hexun.com/2013-01-12/150077015.html

    韋源網樂購物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